翻页   夜间
秀书网 > 天骄战纪 > 第2202章 帝境九重之奥秘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umb.com
    大黄被嘲笑得狗脸难看,龇牙咧嘴,恨不得咬林寻一口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仲秋忽然开口:“师弟,接我一拳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根本就不管林寻答应与否,他便一拳打出,简单、直接、势若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天地虚空,没有引起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实则,这一拳的力量早已凝练到极尽地步,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层次。

    在林寻眼中,这一拳就如大道无形、无势、无可名状!

    看似简单,却无所不在,无所不至,神魂、心境、躯体……甚至是每一个念头,皆被这一拳所笼罩。

    这无疑极其恐怖!

    却见林寻不闪不避,深吸一口气,也是一拳打出,拳如混沌,同样简单之极。

    这一刹,林寻身边的夏至、风凌战帝,远处的酒鬼男子、大黄、青婴等人,皆屏息凝神,心神皆被这一幕吸引。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,当两者的拳劲碰撞在一起,却是无声无息,没有引发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也无惊天动地的轰鸣。

    可林寻却身影微微一晃,不禁惊讶:“大音希声。”

    远处,仲秋身影倒退出数步,看起来处于下风,可他却发出大笑声:

    “严格而言,应当叫大象无形!”

    “师兄,承让了。”林寻身影飘然落地,含笑拱手。

    仲秋走上前,拍了拍林寻肩膀,感慨道:“我之前那一拳,内蕴的是帝境一重的威势,并无任何保留,很显然,若换做是当年我在帝境一重时,战力也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师兄弟单独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仲秋径直揽着林寻肩膀,挪移而去。

    场中,只剩下了风凌战帝、夏至、酒鬼男子他们大眼瞪小眼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而大黄则宛如被抛弃似的,狗脸上写满幽怨。

    酒鬼男子率先打破沉默,笑道:“鄙人灭穹战帝,这位是青婴姑娘,这位想必便是玄黄道庭风凌战帝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目光看向夏至,带着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前些天的传闻中,也有和这黑袍女子有关的消息,说她在星空古道上神威无量,战力极端可怕,让那些帝境人物都忌惮不已。

    风凌战帝连忙道:“正是在下,这位是夏至姑娘。”

    众人略一寒暄,很快就熟络起来,只是夏至一直显得很沉默,性情清冷如雪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众人也都适应了,和青婴一起,朝远处的殿宇行去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不介绍本座倒也罢了,连走的时候也不招呼一声,这分明是不把本座放在眼中啊。”

    一直等着被介绍,被引荐,被招呼的大黄,孤零零蹲坐在那,咬牙切齿,一脸的悲愤。

    路上,当得知林寻的二师兄仲秋,便是黑暗三巨头之一的铜雀楼主时,风凌战帝又是一阵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打破脑袋他都不敢相信,那被视作诸天上下最傲之人,那曾拒绝去拜见释天帝的铜雀楼主,竟和林寻是同门!

    这若传出去的话,这诸天上下的大势力,怕是都会坐不住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寻归来,没有引起任何外界的注意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暗隐之地,是雾隐斋的地盘。

    大殿中,甫一落座,仲秋便问道:“师尊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林寻一怔,想了想,便将发生在星空深处的那一场堪称无上的战斗一一说出。

    当听到那分别代表着四个不朽宗族的“万化矛”“开天斧”“诛神剑”“灭世战戟”时,仲秋眸子中泛起一抹毫不掩饰的杀机,道:

    “他日我去彼岸时,定去找这些宗族算账!”

    而当听到林寻说起那遭受心劫,道号“空绝”的少年时,仲秋眼神则一阵飘忽,露出思忖之色。

    “腰挂吞荒葫,行走大道间,生前渡劫十八世,生后身证不朽业……原来是他,说起来,我们这些方寸传人,的确得称呼他一声师叔。”

    仲秋眼神泛起一丝感慨,那人被视作太古第一个前往彼岸的领袖人物,他怎能不知?

    只是却没想到,这等人物竟会遭遇如此诡异可怕的“心劫”。

    “师尊说,等以后我前去彼岸,要让我将空绝师叔带回来。”林寻说道。

    仲秋点头道:“这是应当的,心劫不除,他肯定会遭受到别人的算计和利用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呢?”他忍不住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林寻摇头,将方寸之主意志道体消失的事情也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尊没有说他的本尊去哪里了?”仲秋一怔。

    林寻摇头。

    仲秋不禁一阵怅然,半响才叹道:“也对,以师尊的为人,若想告之,定早已告之了。他既然不说,那肯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师兄弟二人又聊了一些涅槃自在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仲秋口中,也是让林寻终于确定,原来那一桩“成帝成祖”之造化,便是师尊留在“斜月三星”图案中的意志道体!

    换而言之,这一桩造化既不是传承,也不是机缘,而是属于方寸之主的意志力量。

    为的,便是在林寻证道为帝时,为其护法!

    仲秋笑道:“所以,当初我得知那斜月三星图案被你得到时,才会给予你诸多考验,为的就是看一看,我仲秋等待无数岁月的人,究竟何德何能,会得到来自师尊的认可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师尊可满意?”林寻笑问。

    仲秋哈哈大笑:“以后,我仲秋自当以师弟你为傲!”

    两者聊了许久,多是仲秋对林寻对这位小师弟的指点,作为一位早在太古时就证道为帝的存在,仲秋一身的修道经验,自是丰富无比。

    林寻很快就了解到,帝境九重关,一关一天堑。

    前三重关,为一业障,被视作“帝心障”。

    勘破此障,身心之地,皆可化界!

    第四至第六关,有一难,名唤“樊笼难”。

    打破此樊笼,无法亦无天!

    第七至第九关,有一劫,名唤“返祖劫”。

    证道返祖时,方为帝道尊!

    这一障、一难、一劫,为帝境道途上的三个分水岭。

    迈过去,自身战力就会产生脱胎换骨的蜕变,拥有完全不同以往的威能和伟力。

    迈不过去,要么毕生道途就将于此止步,要么身陨道消。

    这便是帝境之路,九重天堑,三重一障,六重一难,九重一劫!

    而帝道法则,便是参悟和执掌诸天上下最本质的大道奥秘,领悟的帝道法则越是雄厚,在帝途之上走的就越快!

    而仲秋特意提醒林寻,欲在帝境之路走得更远,当开创著下自己的大道真经,并锤炼出与之匹配的大道帝兵!

    这便是所谓的“圣道创法,帝境著经”。

    在圣境时,缔造道法,在帝境时,则需谱写属于自己的道经!

    道法,道经,一字之差,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这让林寻情不自禁想起自己所缔造的“大道洪炉经”,严格意义上讲,这应当属于一门圣道经法,而非真正完整的“帝经”。

    同样,林寻心中也开始认真思忖,若是将“大道洪炉经”完善成一部属于自己的帝经,那么,自己又该如何锤炼出一件与之匹配的本命帝兵?

    所谓本命帝兵,就是和自己道途息息相关的帝道宝物。

    以前在圣境时,林寻将断刃孕养成了自己的本命圣兵。

    可如今,明显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一是他已是绝巅大帝,道途早非以前可比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林寻早已发现,断刃之内,有器灵蛰伏,这也注定,根本不适合再用来锤炼属于自己的本命帝兵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林寻却突然发现,自己所拥有的宝物虽多,可却仿佛没有一件真正是属于自己的,与自己大道完全契合的宝物!

    见林寻陷入沉思久久不语,仲秋忍不住说道,“不着急,无论是著大道帝经,还是铸本命帝兵,以你的底蕴,并非是困难之事。”

    林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要跟你谈一件重要事情。”

    仲秋神色一肃,“师弟可意识到,眼下这星空古道上,真正能够威胁到你我师兄弟的是谁?”

    林寻心中凛然,不假思索道:“释天帝。”

    仲秋点了点头,道“除了他,还有一个名叫衍星的女子,上一任无名帝尊虽被大师兄击杀,但却有一缕残魂活了下来,被这衍星所救。若让这老东西恢复过来,必然也是一个大威胁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林寻倒是清楚。

    当年在那一场弥天对弈结束后,他曾前往神机道宗,打算打探一下前往真龙巢穴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在抵达神机道宗时,却发现这个古老的道统早已是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不过也就是在当时,他见到了紫衣女子衍星,同样也让他见到了只剩下一缕残魂的上一任无名帝尊。

    衍星称呼此人为“九叔祖”!

    当时,衍星前往神机道宗,也是要打探前往真龙巢穴的路径。

    这让当时的林寻无比怀疑,自己的母亲洛青珣,或者是鹿先生,极可能躲在真龙巢穴。

    否则,衍星断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打探真龙巢穴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正因怀疑这一点,林寻当时才会主动暴露自己行踪,去吸引那衍星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最终在抵达黑暗世界时,由曦出手,和那衍星展开了一场交锋!

    从那时,林寻就和曦分开,直至如今也没有见面。

    林寻仅仅只知道,曦是被二师兄所救,而那衍星则捡回一命,据说是前往寻找释天帝求助了。

    就在林寻思绪如飞时,便听仲秋说道,“最近,我已得到消息,这衍星极可能已前往真龙巢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林寻瞳孔骤然一缩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