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秀书网 > 命之途 > 第一百六十四章:再临赤漠
    当凌天等人再一次来到血腥沙漠的时候,这里风雪已然停下。

    果然像华敏儿猜测的一样,白天的血腥沙漠一点寒冬的意味都没有。这里骄阳似火,万里赤沙,燥热不已。冰雪早就消融,赤色沙砾随风飞扬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同缥缈城四季如春如诗如画的环境截然相反,这里的环境恶劣非常,神魔气息斑杂。人自其中都有一种沉重的压抑感,让人不免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五行域五行门和七星宗和在一剑峡驻守的剑阁等人交接后,剑阁和神拳门的众人便返回了缥缈城。剑阁圣子和剑阁圣女依然被留下当做联络人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摇光和黄瑟并没有随着剑阁的众人返回缥缈城,而是继续留下驻守。

    凌天和华敏儿三人自是不理会驻守的事宜,他们在远处寻找了一个幽静之所,布下些许阵法后就开始各自的修炼。

    出乎凌天等人的预料,这次有很多闲散修士也跟着来到了血腥沙漠,说是要位天目星出一份力,帮着四域抵抗蛮兽。四域门派的众人自是不会拒绝他们,商议着和他们一起阻击蛮兽的事宜。

    不过让凌天恼怒不已的是,年轻的闲散修士中有很多并不是真心想阻挡蛮兽,而是想借机接近华敏儿和金莎儿两人,这些人显然是上次两人一战后对之心存仰慕的人。

    凌天寻得一片幽静之地,很多闲散修士远远的尾随,在旁边守着不走。凌天无奈,又不能赶他们走,只得在房子法宝外布下很大一范围的阵法,阻挡这些人靠近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样,爱玩的华敏儿就没了自由的空间。一时间,她气愤不已,想着如何才能将这些“麻烦”摆脱。只不过她也是一筹莫展,气呼呼地向凌天撒娇。

    凌天无奈连连,还是在金莎儿来到后才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当时,在得知凌天等人的状况后,金莎儿微微一笑,便答应为他们解决这些人,只不过作为交换,要允许她在房子法宝里“遮蔽风沙”才行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或许是华敏儿与金莎儿惊天一战后,对她的成见就消减不少,抑或是华敏儿对不能外出玩不胜其烦才做出的妥协,她居然答应了金莎儿入住的条件。

    然后,凌天三人有机会见识了奇异的一幕:

    只见金莎儿在房子法宝前盘膝而坐,取出了古筝,然后抚起琴来。

    初时,古筝鸣动,悠扬婉转,如涓涓细流,流水淙淙。而后开始慢慢激越,逐渐高亢,如金戈铁马,剑意滚滚,剑鸣铮铮,杀伐冲天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道剑气凝聚而成,向远方呼啸而去。似有意似无意的,剑气擦着一个年轻散修的衣襟而过。凛冽的剑气瞬间绞碎了他的衣襟,而后剑气继续激射,在沙漠上激起一道长长的剑痕,赤沙飞扬。

    剑气之威,无坚不摧!

    那个修士当场就吓得脸色惨白,额头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,打湿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呃,对不起,我练琴的时候有时候控制不了剑气。”金莎儿慌忙道歉,眼眸中却满是狡黠之色,而且虽说是在道歉,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“铮铮……”

    古筝继续鸣动,铮铮之声不觉于耳,瞬间又有一道剑气凝聚而出,隐隐指向那个修士。

    这是**裸的威胁!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是我靠的太近了,对不起,金仙子。”那年轻男子声音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说完,那修士头也不回的就御剑飞走了,速度之快,堪称风驰电掣。

    金莎儿微微一笑,古筝散发的剑气隐隐又对向另一年轻修士。

    那修士二话不说,直接御剑飞走,走得干脆之极。

    在佳人和性命这一选择题上,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其他修士见状,再也不敢在这里停留,一时间都作鸟兽散。只过片刻,这里就再也没有一个人蹲守了。

    见众人都散去,金莎儿得意一笑,欣喜之极的来到凌天三人身前,神采飞扬,道:“好啦,我的任务完成了,我可以进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,当然可以了。”凌天看了一眼华敏儿,见她无甚异议,这才心安不少。

    “圣女姐姐,你就不怕得罪那些散修么。”破天荒的,华敏儿居然很热情的唤金莎儿为姐姐

    看着华敏儿这般,金莎儿微微错愕,不过瞬间便恢复了正常,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,道:“得罪他们又如何,他们敢把我怎么样呢?再说是他们先骚扰我们的,他们理亏,更是不敢奈何我了。”

    剑阁作为中州绝对的霸主,金莎儿她身为剑阁圣女,地位超然,倒也有资格这样说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不论背景,依她胎化后期的修为自是也不怕年轻一代的人来挑衅。

    “呃,说得也是。”

    凌天三人稍稍一想便了然,剑阁圣女有底气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嘻嘻,快让我进去吧,我都好久没吃糖葫芦了,馋死我了。”金莎儿莞尔一笑,一副馋猫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呃,你也太……”

    凌天三人目瞪口呆,仿佛是第一次认识眼前的金莎儿。

    “嘻嘻,瞧你们什么表情,跟见了鬼……呃,跟见了仙女似的。”金莎儿娇笑不已,灿若星辰的眼眸眨动,调笑道,活泼之极。

    凌天三人何曾见过这般调皮的金莎儿,一时间更加呆若木鸡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金莎儿不再理会他们,径直走进房子,取下面纱,然后取出一串糖葫芦,咬了一大口,那神情,享受之极。

    “唔唔,原来世间还有这般好吃的东西,以前真是亏死了。”金莎儿吃着东西,口齿有些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最近才吃糖葫芦吧,还真够可怜的。”华敏儿一副怜悯的眼神看着金莎儿。

    华敏儿说着,也取出一串糖葫芦,开心得咬了一口,享受的模样甜美之极,惹人喜爱。

    “嗯,真的呢,想想我以前真是太可怜了。”金莎儿忙不停跌地点头,居然认可了华敏儿的话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从敌对关系变得和缓起来。

    “嘻嘻,那你多吃点,还有,一边吃着糖葫芦,一边吃着灵果,在这燥热的沙漠上可是至高的享受。”

    姚羽边说边取出一些灵果递给了金莎儿。

    “真的么,嘻嘻,我要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金莎儿轻咬了一口灵果,顿时汁液溢出,她口齿留香,馥郁之极。

    “嗯,真的呢,真的太羡慕你们了,可以随时可以这般无拘无束的吃爱吃的东西。”金莎儿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“哈哈,也是。”华敏儿甜甜地看了凌天一眼,然后很是八卦的问道:“那你作为剑阁圣女,平常都是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我平常就是修炼,要么就是抚琴……”然后,金莎儿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华敏儿和金莎儿三人很快便无话不谈,如多年不见的好朋友一般,看得凌天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先前还打得不可开交,现在却如同姐妹,也难怪凌天会理解不了女人的心了。

    见三人相谈甚欢,凌天也舒心不少,他也插不上话,于是便走到房子法宝一角,盘膝而坐,陷入修炼之中。

    凌天已经金丹大圆满很久了,已经有突破到胎化期的迹象。

    胎化期,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一个境界。

    胎化,顾名思义,就是结茧成胎。这个胎自然不是肉体凡胎,而是将灵魂融入金丹,结成灵魂胎,待得灵魂破茧而出,那就成就元神。这可是到了肉体即使死去,灵魂也不灭的境界。

    修真界众所周知,三魂归位后凝聚成灵识,可是这灵识却不能独立存在,如果离开了肉体,灵识很快就会灭亡。

    修士常说灵识外放,只不过是灵魂力外放,里面蕴含有一丝灵魂。正常情况下,灵识是绝对不能离开肉身的。

    跟灵识不同,元神则可以独立存在,没了肉身,灵魂甚至也可以独自修行,不过这却是散仙一途。

    不成就元神,人死去只能灵魂归地府,不过由于三魂不全,只能是鬼修,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可以说,元神不死,人则不灭。元神修的厉害了,纵是肉身灭亡,也还可以夺舍重修。

    而胎化期则是蕴养出元神的过程,由此可知胎化期是何等的重要。

    胎化,是在金丹中蕴养灵魂,不过凌天此时却没有金丹,而心脏处由于血液流通,成胎自然也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也是着重肉体修炼的魔修为什么会修有魔丹,那是因为他们要蕴养出元神,魔丹只是蕴养元神的一个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凌天没有金丹,按理说想要蕴养出元神根本不可能。不过好在悟德原本的功法超凡脱俗,而且凌云学究天人,他们已经做好了万全之策,让凌天即使没有金丹也可以蕴养元神。

    蕴养元神,灵魂凝入金丹,只不过是靠金丹提供本源能量,以达到灵魂蜕变的目的。

    凌天虽然没金丹,不过他脑海处却有菩提树,菩提树可以提供最本源的能量,自是可代替金丹,这也是为什么悟德会让凌天修炼《天衍佛体金身》的重要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悟德和凌云为凌天所做的这一切,原来都不是无的放矢,而是大有目的的,

    念及此处,凌天心中不免感激连连,他的父母和师尊,为了他,已然做了很多,而且面面俱到,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收摄心神,凌天将浓浓的感激之情藏于心底,然后准备突破到胎化期。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xiumb.com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